Player

Today 按播放鍵聽點音樂
播放時間 00:00 全歌播放時間 00:00
靜音
調整音量
用空白鍵變更歌曲順序,上下鍵可以調整歌曲順序。如果順序調整完成,請再按一次空白鍵。 選擇歌曲順序變更按鈕後,兩隻手指上下滑可調整歌曲順序。
    我遇見我

    我遇見我 張哲瀚

    2020-10-11 華語/流行音樂
    柏拉圖在《會飲》中,假託阿裡斯托芬Aristophanes之口提出「圓球人」的理念:<br /><br />最早的人類是球形,<br />由四條胳膊、四條腿、一個頭、兩張臉組成,朝向相反方向。<br />球形人類具有非凡力量和智慧與諸神戰鬥,後被神祇劈鑿成兩半,以削減他們的力量。<br />從此以後,這些最初的球形人類變成了兩半,走失,尋找,重逢。<br /><br />所以人終其一生都在尋找另一半的自己,<br />故,我遇見我,我愛我,我是我。<br /><br />黑暗遇見光明,物換星移;<br />引力遇見潮汐,漲落共擔;<br />溫和遇見怒斥,外收內藏;<br />暮年遇見生機,熱淚盈眶;<br /><br />異類,是看到別人看不到的,<br />成熟,是看到自己之前看不到的。<br /><br />將全新的自我用音樂闡釋,<br />2020張哲瀚全新顛覆EP《我遇見我》,<br /><br />開啟遇見。<br /><br /><br />《我遇見我》<br /><br /><br />“我用自己的軀體,駕馭著別人的靈魂,渲染著別人的精彩,或好或壞,用自己的感覺詮釋別人的經歷,我不能有自己。<br /><br /> <br /><br />我是誰,在別人的夢中游離,在別人的故事裡流淚,在別人的生活中體會,或悲或喜。都在別人的情緒裡歇斯底里,我忘記了自己。<br /><br />我是誰,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只能在螢幕中與我相聚。不能牽手不能相依,或親或擁,只能在夢中尋覓,我沒有了自己。<br /><br />我是誰,我擁有各種角色的名義,勇猛霸道俠骨正氣,進入狀態便覺得那就是你。或癡或狂,都讓人沉迷,我迷失了自己。<br /><br /> 我是誰,我沒有強大的心理,無論我做什麼,誰都可以對我指點非議。或對或錯,我不能議異,我想找回自己。<br /><br />我是誰,螢幕中的舞臺把我洗禮。現實生活中我想還原我自己,喜怒哀樂都隨心所欲,或愛或恨,都讓我很有壓力,想做最好的自己。”<br /><br />這是張哲瀚的一則隨筆,從片場走出來,從角色身後走出來,成為歌手後的他,更認真的為自己唱這首歌《我遇見我》。<br /><br />記錄心情、整理填詞、進錄音棚、討論修改,《我遇見我》一氣呵成。電子搖滾風格,輕快的音樂節奏,更有幸邀請到唐恬填詞,鄭楠老師編曲。<br /><br />有了第一張EP的試水,這張音樂作品中,他更大膽、更有想像力的提出自己的建議和想法。想要嘗試嘻哈曲風,想要一首療愈慢歌……在音樂中開啟無限可能,來到一望無垠的開闊之地,深植綻放音樂的火種。<br /><br /><br />《說好了》<br /><br />說好了要造橋開路多走一段,說好了一起在海邊燒盡日落。<br />說好了分開不再聯繫,說好了分開也要好好過。<br /><br />作為這張EP的主打歌,張哲瀚首次嘗試說唱,流行的電子嘻哈,又添加了搖擺式Riff,帥酷的背後卻也有留戀的溫柔——“我站在原地看著過往承諾都消散”,張哲瀚也參與了其中的作詞部分。<br /><br />自我矛盾的糾結不甘,袒露內心的自我辯駁。兩個人的故事戛然而止,未完成的約定不會再有結果,夢中兩個人的圓滿,最終變成了一個人的負擔。<br /><br />這是我們最後的約定,說好了,念念不忘,也不必再有迴響。<br /><br /><br /><br />《不說》<br /><br /><br />張哲瀚2020年EP《我遇見我》的第三支單曲,也是最終章。《不說》由張哲瀚自己作詞,在劇組找來紙筆寫出自己當下的隨筆感想,可以看出這位“跨界歌手”正在用個人思辨塑造音樂人格。沉緩低音唱腔揮灑自如,跟著樂音將感情逐步推進,用音樂唱出那些不想說的和說不出的。<br /><br />進入生活智慧更加高端的Z世代,互聯網高速發展,自媒體、零門檻,每個人每一天在聲嘶力竭地發聲,試圖不被時代潮流淹沒。日常的情感交流,工作上事事回應,也讓人被迫進入社交模式。<br /><br />所以,不說未嘗不是一種生活態度。不說亦可以表達自己、傳遞態度,可以是一個善意眼神或者一個溫暖的擁抱。給自己一段不說的時間,給自己留白的空間。 看更多

    歌曲

    相似歌手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