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Today 按播放鍵聽點音樂
播放時間 00:00 全歌播放時間 00:00
靜音
調整音量
用空白鍵變更歌曲順序,上下鍵可以調整歌曲順序。如果順序調整完成,請再按一次空白鍵。 選擇歌曲順序變更按鈕後,兩隻手指上下滑可調整歌曲順序。
    SU

    SU 蘇詩丁

    2020-10-25 華語/流行音樂
    “現在已經是太空時代了,人們可以輕易登上月球,卻永遠無法探索人們內心的宇宙。”蘇詩丁首張專輯《SU》實際上就是對內心宇宙的一次追本溯源。<br /><br />在蘇詩丁的內心宇宙裡,沒有對錯的兩極之分,沒有決絕的愛恨糾纏。有的只是我們當下一種狀態,如同自然生長的一隻鳥,在禪意和哲思裡解惑。只不過她把自己的苦痛、夢魘、那些星宿裡不可言說的都唱成歌了。<br /><br />在這個內心宇宙裡,或許傲慢不是原罪,傲慢也可以迷人;感情不應該是兩敗俱傷也可以即興自由;欲求不滿也不可恥;那些別人聽不懂的囈語更能引著我們自己走下去。<br /><br />蘇詩丁沒有在市場的浪花裡從流,她在背對著市場走向自己,給她的內心的苦痛寫一張專輯。這是屬於她的悲觀的浪漫主義。<br /><br /><br />1. 《LUCIFER(傲慢宗罪) 》The Lucifer in Su shiding. <br /><br />Lucifer是一個基督教中的墮落天使,他之所以墮落變成魔鬼是因為他的傲慢。基督引人謙遜,於是傲慢成了罪名,而這也便是七宗罪之首。你怕不怕你剝開這個無畏、玩笑傲慢罪名的Lucifer,再迷戀上危險又迷人的Lucifer?<br /><br />蘇詩丁用“流行音樂劇”的方式來呈現一個自己和一個詛咒的聲音在對話抗衡的一個狀態。下行的和聲與旋律在大的框架下勾勒出“墮落”的質感,在整首歌的行進中她始終在切換、玩弄自己的聲線,並借助切換著的多種人聲來完成對傲慢這一主題的觀察。在合成器和電子音效之下有實驗的冷美感,誰會不迷戀這個無畏的Lucifer呢?<br /><br />2.《即興關係》<br /><br />《即興關係》關乎身體本能,也關乎忠誠。情緒積累至閾值,壓抑在身體裡的聲音便呼嘯而出。電光火石之間,表像與肉體的角逐正在展開。一氣呵成的《即興關係》彰顯出蘇詩丁極具戲劇張力和穿透性的聲音特色,在痛快宣洩的同時,又一度在音樂風格的界限上進行著試探。點綴其間的重金屬元素以及不規則和聲運用進一步賦予這首歌更強的張力,鋼琴與電吉他的Solo對話也剛好可以看作是即興關係的具像化。明知在瀟灑和漫不經心下也有痛刺,何不放你自由即興,放我自在。<br /><br />3.《無緣有故》<br /><br />《無緣有故》在虛空的意境中應運而生,緣聚則生,變化靡常,執捉不住。感性的野獸呼嘯而過,它是執著後的破除執念,覺非覺,悟非悟,人非人,木非木,去除自我中心得巡迴自我。迷幻電子風格的編曲,伴隨著蘇詩丁如化仙般的吟唱,當你伸手去抓那飄渺的聲線,它卻從縫隙間抽離,這番表達蘇詩丁拿捏的恰到好處。你能明顯地察覺出作品中的兩種情緒,一明一暗互相交織,這其中包括了逃避、妥協、辯證、抑或是超脫,“無緣有故”終究是因果。<br /><br />4. 《Great Hunger》<br /><br />《Great Hunger》表達著某種“欲求不滿”的狀態。具象的實用價值在無所指的意志中被消解,剩下的僅是“晦澀的充實”。在電影《燃燒》裡,這個詞代指一種非洲舞蹈。人們用晝夜跳舞的方式來對抗內心的空虛。而蘇詩丁告訴我們,音樂裡的Great Hunger應該如此呈現,緊促的電子節奏搭配失真吉他,猶如思緒奔溢的過程。理性又同時蘊含著原始的釋放天性,無數畫面湧進腦海,血流加快,伴隨耳語般的碎念,不時傳來的噪音,緊繃的神經一次次被挑撥起來。<br /><br /> 5.《夢幻病》<br /><br />《夢幻病》是一個矛盾體,它是囈語的不斷發出的含混的追問,“找到了嗎?遠去了嗎?冷卻了嗎?”答案卻總是相互推翻,猶如來自本體的不同人格。編曲以鋼琴吉他合成器營造了一個陰暗“夢幻”的情感空間,人聲在其中徘徊穿插,來完成赤裸裸的自我審判,這是對“病”的最好表達。整首歌我偏愛間奏,間奏是整首歌最靈的地方,是一個夢境空間,她哼的是什麼也不重要,你理解的是什麼就是什麼。就在多重人格的拉扯中,蘇詩丁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答案。<br /><br />6.《獨語》<br /><br />《獨語》把大家帶入無人之境,虛實之間的界限正在消弭,砂中亦有大世界,世界也不過是一串曖昧的獨語。蘇詩丁用她遊絲般纖薄氣聲,編織著難成句的對白,模擬著夢幻的的形態。憑藉她對細節恰到好處的處理和演繹,“愛”、“恨”、“戀”。這些人們看到麻木的字眼,也獲得了無可替代的質感。蘇詩丁珍視這首歌的純粹、本真、以及盈繞著它的那份出世感,雲和雨,山和海,鳥與峰,皆是虛像,又皆似新生。<br /><br />7《無聲的崇拜》<br /><br />《無聲的崇拜》作為一個浪漫主義的迷戀者,穿行於兩個極端,從信仰到摧毀信仰,其中夾雜著瘋狂和沉默,驕傲和自卑,溫柔和歇斯底里……最終達到永恆。它展現出的內容要遠超一首歌的容量,宏大的管弦貫穿始末,營造出一種強烈的敘述感,像一層層遞進的喜劇,鋪墊、展開、達到頂峰。並且再深一步發掘你會發現它展現實際上是一個時代的女性之殤。<br /><br />8《置於我消失殆盡後的夢魘世界》<br /><br />《置於我消失殆盡後的夢魘世界》延續著《夢幻病》的朦朧些許詭異,些許清新,唯美中透漏著夢魘的殘酷。它的情緒無疑是多重甚至是矛盾的,但就如同專輯傳達出的氣息一樣,融合、撕裂、進而產生對比。在這一點上,這首作品無疑是專輯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首。<br /><br />9《請勿打擾》<br /><br />《請勿打擾》是一首用紅筆描摩情感中的缺席狀態,專輯中直面感情的情歌。當蘇詩丁有了面對孤獨的勇氣,她便生長出了自由。在經歷了專輯前半部分之後,蘇詩丁會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而這首《請勿打擾》更像是卸下了盔甲,讓人一窺她柔軟的一面。相比之下,她的這份柔軟也就顯得更彌足珍貴。<br /><br /><br />10《紅雀》<br /><br />紅雀是誰?想必已經不難猜測。在古典氛圍鋼琴的包圍下,她傲慢、浪漫、自由、夢幻……曾經的執念都在被消磨,所以她飛遠了。因而這首作品包含了深深的終曲感。但在她墮落的瞬間,回神到了夜幕拉開之前,也是回到了專輯最初,這也可以算作是另一個輪回。 看更多

    歌曲

    相似歌手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