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Today 按播放鍵聽點音樂
播放時間 00:00 全歌播放時間 00:00
靜音
調整音量
用空白鍵變更歌曲順序,上下鍵可以調整歌曲順序。如果順序調整完成,請再按一次空白鍵。 選擇歌曲順序變更按鈕後,兩隻手指上下滑可調整歌曲順序。
    在我們忘記之前

    在我們忘記之前 廖文強

    2021-07-30 華語/流行音樂
    廖文強 2021 全新個人創作 EP 《在我們忘記之前》 就算被記憶傷個徹底 就算緊握的終需放掉 用力地哭 用力地笑 在我們忘記之前 用力奔跑 7/30(五) 各大平台數位發行   「記憶」大概是這世界上,最抓不住,卻又最需要被緊握的東西了吧 小時候天馬行空的想像,是給自己最大的禮物 長大後那些值得珍惜的關係,是記憶最珍貴的養分 每一次回憶的存取,一次次痛快的回味中 我們用相聚的笑聲豐富生命 用時間填補沒能達成的遺憾 憎恨自己的憎恨,或更迷戀曾經的迷戀 總有一天,我們會連忘了什麼都想不起來 所以就算這一刻被記憶傷個徹底 就算被遺憾嘲笑到體無完膚 那都是因為我們還記得 或深或淺,或喜或悲,都值得一一細數 回憶會衰老,也終將消失 勇敢地追逐、緊握 再勇敢地放掉 在我們忘記之前 ● 演唱會因疫取消零工作 借力使力催生「人生最滿意作品」 ● 居家防疫「獨」立製作 藉生涯新挑戰重新認識自「聲」 廖文強在2019年發行專輯《活著是對命運最好的反抗》,2020年發行單曲〈兩杯〉之後,原本2021年會是他大舉出擊的一年,除了原訂七月舉辦的讚聲演唱會之外,也規劃推出這張同名EP《在我們忘記之前》。不料碰上防疫三級警戒,演唱會必須忍痛取消,但他也發奮轉將這份遺憾,更投入在 EP 的製作上,製作過程中甚至多次在社群軟體上直說:這是他人生至今最滿意的一張作品,卻礙於疫情影響,遲遲無法正式讓作品問世,也一直讓友人和粉絲敲碗,要他別再吊人胃口。 除了詞曲創作之外,廖文強也扛下EP製作與部分歌曲的編曲、錄音和演奏,這次 EP 收錄的三首歌曲,除了〈遠近〉是在三級警戒發佈前錄製的之外,另外兩首歌的製作期,都在防疫警戒期間完成。以往在錄音和確認混音的階段,都會前往錄音室與製作人和錄音師當面討論,但因為必須盡量減少外出,所有工程都只能在網路上進行,透過通訊軟體一來一往地交換意見和檔案,無法到現場進行溝通,讓他直呼這張作品真的是「獨立」製作。 而以往錄製Vocal的時候,都是在錄音室進行,這次同樣因為防疫,得要自己在工作室裡獨力錄完演唱。沒有錄音師即時調整器材,也沒有製作人提點演唱細節,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掌控,對於歌手來說是極為巨大的挑戰。所幸在調適了幾天居家防疫的狀態後,就很快地開始投入製作,三級警戒期間所有演出活動全部取消,反而讓他有更充裕的時間可以完成這張作品。廖文強也表示,雖然器材不像正式錄音室那麼好,但是能在自己熟悉的環境,挑自己身心狀況良好的時候進行,那個強大的能量是以往在錄音室中所沒有聽見過的,也花了更多時間去重新認識自己的聲音,期待聽眾們也能在這張EP中,聽見他這些日子的成長,以及更加細膩深刻的演唱。 ● 〈在我們忘記之前〉攜手全能才子許書豪 解鎖人生成就 ● 首次正式發行臺語單曲〈遠近〉 基隆人聯手打造動人歌聲 ● 重製舊作〈那就別再做夢吧〉 回歸初心滿滿回憶殺 《在我們忘記之前》共收錄三首歌曲,從做為引言的同名歌曲出發,到談論「關係」的臺語作品〈遠近〉,再以回顧童年動漫作品的〈那就別再做夢吧〉來講述「自己」,三首歌以「回憶」當作核心概念,並且留給聽眾自我探索的可能,順著音樂回味自己生命中重要的經歷。 同名主打歌〈在我們忘記之前〉邀請好友許書豪操刀編曲與混音,當時文強將Demo交給書豪的時候,他拿著一聽完就跟老婆大讚這首歌,說文強這次的新歌真的很好聽,甚至自己混音完,躺在床上用手機播來聽,還是大起雞皮疙瘩。文強也說,一直以來都把許書豪當作自己的楷模,能夠得到這樣的讚美,覺得像是解鎖了一項人生成就一樣。 而〈遠近〉這首歌,是廖文強第一次正式發行的臺語作品,邀請到臺灣首屈一指的音樂家Eric和劉涵演奏吉他與大提琴,用最簡單的配器,彈奏出富有深度和溫度的聲音。錄製人聲的時候則與老友林正一同完成。由於文強、林正都是基隆人,錄音室內唱起這首講述思鄉情懷的歌曲,更是情緒滿溢。歌曲在五月先以前導特別版放上StreetVoice平台打前鋒,榜單成績優異,與曾一起合唱單曲的理想混蛋主唱雞丁分別攻佔一、二名,甚至雞丁還私下對文強表示,被這首歌「唱完剛好默默流下一滴淚」的細膩情感拿捏程度給大大驚豔。 三首歌中唯一的舊作重製〈那就別再做夢吧〉,是最後才定案收錄的歌曲,配合EP的名稱,希望能夠有一首對自己意義重大的歌曲被重新製作並正式發行,最後選擇了這首歌,想要在自己還能記得兒時那些天馬行空的幻想時,好好回味那些單純美好的故事,也是適逢發行首張作品邁入第十年時,提醒自己保有初心的重要作品。 ● 健忘到差點「無家可歸」 寫歌期勉自己把握當下 忘東忘西忘到寫出主打 還做成LINE貼圖自嘲 廖文強一直以來,常因為自己的健忘吃到不少苦頭,某次曾經將《喜劇人生》專輯的周邊摺疊傘忘在計程車上,打電話跟司機接洽,請他們放到警廣失物招領室之後,結果又忘記去拿,一直放到超過代管期限被清理掉。甚至某次搬家時,同時忘記新家、舊家兩邊鑰匙,差點在過程中無家可歸,來回折騰超久才解決。「久病成良醫」的文強,也慢慢學會跟常常忘記事情的自己和平共處,在歌詞裡寫著,就算哪一天我們都不記得了,但那些曾經重要的回憶,都陪著自己走過生命中的一段,也形塑了自己現在的樣子;透過這樣的自白,告訴自己除了緊握之外,也要學著放下。 而文強在日常生活中,常常在便利商店結完帳就把商品留在櫃台上離開,或是忘記今天過到星期幾,也都是常有的事。他知道很多人也都有這樣的無奈,為此還配合EP發行,特別推出兩套以「忘記」為主題的LINE貼圖,不僅自嘲,也可以提供做為朋友們互虧的小樂趣。第一套貼圖除了日常生活中好用的「生日快樂」等圖樣,還有「腦子有洞?」、「大腦罷工」、「你忘了吃藥?」等趣味貼圖。令一套則是受到:「出門前常念:手機錢包鑰匙」的啟發,以符咒的樣式做延伸,做了一系列「奉大腦之命」的律令貼圖。可愛實用的貼圖也成為數位EP發行時,熱議的新一代數位周邊。 廖文強《在我們忘記之前》EP曲序: 1. 在我們忘記之前(While We Remember) 2. 遠近(Hn̄g-kīn) 3. 那就別再做夢吧(Dream On) [ EP歌曲介紹 ] 1. 在我們忘記之前(While We Remember) 演唱會催生新曲 大器新作突破創作風格 全能才子許書豪操刀編曲 文強毛遂自薦「插手」電吉他獨奏 廖文強原訂在7/17舉辦讚聲演唱會,卻因為疫情加劇,三級警戒不斷延長的狀況之下取消,不過還在演唱會籌備初期,就已經寫好這首歌,要做為同名主打。而這首在疫情肆虐下誕生的歌,也和廖文強以往的創作有著不同的氣質,期待能透過嶄新的音樂面貌,帶給大家振奮的新氣象。 一寫完這首歌的時候,廖文強就決定要邀請好友許書豪操刀編曲,無奈許書豪一聽到Demo的時候,反而覺得相當「頭痛」,因為原本Demo的編曲就已經非常完整,他必須先花上許多力氣忘掉原本的編曲,才能夠重新打造全新樣貌,甚至還開玩笑地說:都已經編這樣了為什麼還需要找我編?但最後交出了兩人都非常喜歡的編曲,完美地融合了文強以木吉他為核心的風格,再加上微微的電氣感,讓整首歌既有搖滾風格的磅礡大器,也有著當代流行電子味道。間奏的電吉他獨奏,文強在某次討論編曲的時候,心血來潮自告奮勇說想自己試試看,自己悶在房間苦編苦彈了一個晚上,想要彈出富有巧思且情緒豐沛的樂句,讓書豪聽了之後一次過關,而且還說以後如果有電吉他獨奏的案子可以找文強合作,令文強又驚又喜。 歌詞上,有別於許多歌詞都在強調回憶「美好」的部分,也讚頌那些「傷心」的回憶。因為只要還能感到傷心、遺憾,就表示還記得,而對於我們還擁有的事物,如果哪天連忘了什麼都忘了,那就連感嘆都無法進行了,所以要趁著還能夠感受那些感受的時候,用力地回味。最後也不忘來個大轉折,知道記憶不能永存,所以就算有天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曾經有過的回憶都都確確實實地陪自己走過人生的一段,所以要更珍惜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也不要害怕失去。 2. 遠近(Hn̄g-kīn) 壓箱兩年不斷精修 首次正式發行臺語單曲 創作偷藏諧音 家人溫馨互動啟發歌曲亮點 〈遠近〉做為EP中最早曝光的作品,在五月初先以前導特別版發表在StreetVoice平台上,甫一上架,就衝上了即時榜第二名,並且得到許多的留言和迴響,更令人期待最終完成的版本。而這首歌其實在2019就完成了初稿,原本也在收歌會議中考慮要收進當時《活著是對命運最好的反抗》專輯之中,但後來因為覺得副歌不盡完美,幾次修改後都因為副歌未能達到自己的要求,只好忍痛放棄。即使在專輯發行之後,還是不斷修改,想要將這首歌完成,才終於在今年定稿,進錄音室完成自己第一首正式發行的臺語作品。 近年由於臺語文復興的風潮,也讓文強比自己平常的華語文創作要來得加謹慎許多;因為是一首關於親情的歌,又讓他覺得直接跟爸媽詢問歌詞有些難為情,所以一開始先在和家人的日常對話中,不經意地問一些單詞,來確認自己的用字和發音。也在最後的階段,向甫入圍金曲獎最佳臺語專輯的創作樂團「青虫 Aoi」主唱吉尼求教,確認詞曲的音韻咬合和用詞,再請近年投身臺語教學的歌唱老師,同時也是文強大學時期好友的陳乃嘉,協助將歌詞寫成臺語正字,為的就是希望在保留文強自己的母語記憶之餘,也能透過這首歌,為臺語文復興盡一份小小的心力。 音樂的部分找來文強景仰多年的吉他手Eric編曲和彈奏,和劉涵演奏勾人心弦的大提琴,透過他們深厚演奏技巧,為這首歌提供了強大的能量和深厚的音樂性。也為了讓這首歌能夠保持最單純的樣貌,除了和聲之外就沒有再多加其他樂器,更將焦點聚焦在歌聲裡濃厚的情感。由於這首歌在創作時期,一字一句都是文強自己與家人的親密互動,在寫歌和錄製Demo的時候都數度落淚,他很擔心會在進錄音室的時候會唱得太過激動,反而聽起來「太多」,所以在錄音室裡面,這次不同於以往毫無保留的詮釋方式,試著多壓抑一點自己的情感,最後的成品就像是「唱到最後一句時眼角默默流下一滴淚」那樣的剛好,也讓這首歌更加耐聽,每次的反覆都能聽到更多的細節和情感。 歌名「遠近」,除了講的是「看遠」跟「看近」,還有距離上的遠近之外,還有隱藏一個小小的諧音:「遠近」用一點點臺灣國語的方式去講,會很像華文的「眼鏡」的發音。會有這個靈感,來自於小時候過年在高雄阿姨家過夜的時候,阿姨用國臺語混雜地問大家「guá ê(我的)眼鏡咧」,結果所有人都聽成「望遠鏡咧」,搞得一家人哭笑不得,也讓他發現這個有趣的連結。剛好文強的爸爸有近視,媽媽有老花,一個看遠看不清楚,一個看近很模糊,而這樣的身體狀況也和他們的人生哲學呼應,一個活在當下,一個放眼未來。這些小故事經過多年,匯集而成這首歌,有著難以取代的溫馨和真實的感動。 3. 那就別再做夢吧(Dream On) 十年舊歌重新製作 彷彿音樂時空膠囊 動漫哏集結成超強回憶殺 電玩音效呈現滿滿遊戲感 〈那就別再做夢吧〉是EP中最早寫完,卻最晚確定收錄的歌;文強在2012年首度於StreetVoice上發表這首作品,之後雖然也會在現場演出中演唱,但卻沒有正式發行。這次為了EP概念,想找一首對自己、對回憶有著重要意義的舊作重新製作,最後選定這首歌,想送給自己內心那個總是在嘗試發出氣功波的孩子,好好享受那份純真的情懷。文強也表示,要重新面對自己的舊作品,雖然壓力很大,但也非常興奮,就像是十年前藏起來的時空膠囊一樣;十年後重新找出來,雖然詞曲都沒變,但自己長大了之後,會怎麼詮釋、怎麼看待,都是全新的體驗,也是自己十年來的小小驗收。 歌曲中寫進了許多知名動漫作品的內容,包含鬥球兒彈平、死亡筆記本、名偵探柯南、幽遊白書、犬夜叉、哆啦A夢,雖然都沒有直接寫出作品名稱,但是從歌詞中的線索,有看過那些作品的人,都不難一眼就看出端倪,然後一秒浮現兒時觀看那些動漫時的感動和歡笑。為了讓音樂上也能呈現那種氛圍,除了用許多8-bit電玩音效貫串整首歌曲之外,還將整首歌切成四個大段落,賦予不同的劇情和特性,活像是一部音樂版的少年漫畫。 歌曲一開始輕快可愛,呈現動畫主角開始全新的旅程,用電玩音效和跳躍的節奏打底,就像是遊戲第一章,在可愛的小鎮裡與NPC對話解任務的感覺。到了第二遍主歌,大量的合聲和電鋼琴突然出現,就像每個冒險故事裡面必然出現的純愛環節,夢幻的氛圍充斥在音樂中,再繼續踏上旅程。在Bridge進入了一個低潮期,歌詞也反諷地說要我們別再做夢,突然悲憤低潮到了谷底,然後聽見和聲堅定地鼓勵主角,在最後一段改變大鼓的節奏,甚至加入磅礡弦樂,彷彿與最終頭目的戰鬥,也在結束戰鬥之後回歸平靜,然後重新回到第一段的明亮輕快。一段段情緒的鋪陳與轉換,讓音樂變得更加立體,更有畫面。 做為EP曲序的最後一首歌,〈那就別再做夢吧〉並不是要結束這個概念,而是在第一首歌講完前言,第二首歌講完關係,第三首歌講完自己之後,邀請聽眾接著去思考屬於自己重要的回憶,在自己忘記之前,用力地回味。 看更多

    歌曲

    相似歌手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