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Today 按播放鍵聽點音樂
播放時間 00:00 全歌播放時間 00:00
靜音
調整音量
用空白鍵變更歌曲順序,上下鍵可以調整歌曲順序。如果順序調整完成,請再按一次空白鍵。 選擇歌曲順序變更按鈕後,兩隻手指上下滑可調整歌曲順序。

    【專訪】安溥 鼓起勇氣不Say Sorry唱著詩

    【專訪】安溥 鼓起勇氣不Say Sorry唱著詩

    我之所以是我的無關定義
    發佈日 2020.07.28
    我之所以是我的無關定義

    Text_陳佑瑄 Photo_登曼波

    日前才公布的2020年第31屆金曲獎入圍名單,當中安溥於去年底,由牡蠣造音發行的單曲〈ZOEA〉,在與視覺影像團隊Hi-Organic有機像素及遂行製造共同創作的MV短片,入圍了「最佳音樂錄影帶獎」,這首以蚤類幼蟲的學名為主題創作的歌曲,結合影像以台灣原生種「毛蟹」為主角的畫面敘事下,是在2015年開始閉關3年、讓聽眾距離上一張專輯還在張懸年代的歌曲……足足等了7年後,以純粹用爸媽給予的本名「安溥」回歸初心,而於2019年推出三部單曲計畫的首支作品,詩意般寓言的歌唱,又於今年陸續發表寄語兒時回憶的〈外婆橋〉,和近期最終章〈蘚的歌唱〉吟誦超意識流的生命意涵,都一一在不同形式的概念裡,帶領我們進入她音樂宇宙中,顛覆感官與想像實驗的生活體悟。

    專輯封面, 歌名, 歌手名, 專輯名, 歌詞, 曲目列表

    具象存在的如夢似幻

    一直以來都屬於無法歸類和定義音樂風格的安溥,不隨波逐流的赤誠,專注創作、唱想唱的歌,在萬物世界的鏈網裡、行雲流水的溫柔音調裡,如詩般空靈的吟唱,但又鏗鏘有力在不經意時,字字觸動人心。 用音樂與自己和世界溝通的安溥,在某些時刻總會療癒到你,始終保有自我態度的她,多年來依舊沒有沾染上人間煙火的笑說:「就直說我的歌很冷門,沒關係啦!因為我覺得『詩』其實是用最少的文字去敘述最大、或是包容性最高的生命經驗,而且心靈或靈魂越重要,也就愈虛無,何況人類行為裡越有價值的東西,同時也具備最高貴和最廉價的一面;詩也是這樣,看不懂的就會覺得是在裝神弄鬼,看懂的人如果知道那個生命經驗是哪裡來的,就會懂那是怎樣的心情?好比如以前曾盯著一隻蚯蚓,或者去大峽谷看過那震撼的風景,這對那個人來說,這首詩歌就是世界上最具象的存在。」自覺所寫的歌,不是為了服務安溥自己想要的個人定義,更深刻的感知「我只是一個『媒介』!一直覺得這些作品早就已經存在,只是在福至心靈的時候傳輸出來,因而這些生命歷程不是我獨有的,只是剛好有機會體驗其中,再好好寫出來、唱出來,這也是我唯一能負責任的地方。」

    單曲再創作的萬華鏡

    創作本就複雜又簡單,就像愛情無法翻譯一樣,雖然常言道悲憤出詩人,但歲月靜好也可當長歌,就待如何反思人生各階段的感知,再予以文字和音符力量,安溥即是將眼前有限的生活、無限的生命,編織成曲風視角更多元的萬花筒鏡相,將人世情懷和自然萬象的觀察,都沉澱為歌裡的故事,予以樂迷開放式的想像與感悟。因此,從去年到今年分別發表的三首單曲,即用不同於一般出專輯的形式,將全新創作音樂問世,「就外在思考上,我是有意識知道要做出30歲之後這個階段的作品,跟大眾認知我在青春期寫的東西不同,而非常實際決定做單曲,能實踐的藝術性也較完整和適合。一支單曲就是一個概念,各自獨立擁有全然創作空間,有別於流行音樂對於專輯挑主打歌的方式。」

    如同漫長影集的詩篇,每首單曲皆獨一無二的述說一個主題,對此,就安溥內心情感而言,「這三部曲無法總結只講一個主題,就直接讓人明白,像第一首〈ZOEA〉重現20多年前板橋街景,將當時輕而可見的毛蟹,經由3D動畫和城市實景,貫穿於奇幻的影像情節裡,看待人世間的生離死別。〈外婆橋〉則是20歲時寫的思人歌謠,是有所延伸的期待,不那麼開宗明義,所以再藉由影像表達,而有〈外婆橋〉限定放映的短片,娓娓思索人心之戰的面向;〈蘚的歌唱〉透過VR以360度科幻特效,立體呈現虛擬世界觀裡真實的我,呢喃著人類的渺小。」如此形而上的單曲三部曲企劃,事實上是安溥想讓大家經由「再創作」一次好好聽一首歌,帶來樂眾與歌曲間互動的橋樑,她笑稱「不要一口氣10首歌的專輯,給歌迷假鬼假怪的,會崩潰,所以每一首慢慢聽,如果從中找到一點樂趣,或聽到歌詞裡有一句話打動到內心,這就是我認為用單曲跟聽眾間做得最好的一件事!」

    專輯封面, 歌名, 歌手名, 專輯名, 歌詞, 曲目列表

    我之所以是我的無關定義

    尤其在今年2020這個疫變紛亂的年代,似乎更能反覆咀嚼安溥〈ZOEA〉、〈外婆橋〉、〈蘚的歌唱〉這三部單曲的箇中滋味,「就當作是天地萬物版的伊索寓言,三首聽似抽象的概念,只是用詩歌方式表現出生死禪意的寓言性質。」安溥如此註解,此時眼前的她,像是令人聽見〈ZOEA〉焚燒出你眼裡的光……接下來語調再度輕柔而誠實的傾訴「這三首歌,看似打掉重練、非傳統華語樂的探新感,老實說是想要解決我一個遺憾~鼓起勇氣幫創作歌手試著不Say Sorry!」

    會有如此想法,是出自於「現行唱片市場裡,往往對於創作歌手,不論是外在形象或專輯包裝上,總害怕感覺給人太個性的感受,而常常找個Say Sorry的方式,去遮掩或圓場的宣傳,使其看起來親民一點,好像一定要平衡或修飾創作歌手不那麼大眾的面貌,像是一種公告道歉說~他不是故意這麼奇怪。」然而在一次看到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在國外時尚雜誌的報導,「攝影師完全突顯她很男性化的一面,照片上的凱特布蘭琪完全不介意顴骨很高,被特別強調的樣子,和亞洲對於女人五官大多都希望眼大、鼻挺的審美感完全不同。」

    對於常自嘲和凱特布蘭琪都是同一國,顴骨一樣很高的安溥,非常有感的道出「西方人物攝影師常會覺得每個人不同的地方,正是其特點,不是缺點;因為你之所以是你,就是來自於你獨有的這個眼神、容貌,決定你的氣質,來培養自己、表達自己。」這相較安溥以前在拍攝時,常因為有人擔心她滿人血統顴骨太高,怕會不上相,而使勁在顴骨打腮紅的態度完全不同,進而讓安溥發現「在創作或發表作品上,我也想要試著不Say Sorry!讓詞曲擁有原本我能夠把它變成什麼樣子的初衷和元素。不會為了怕別人覺得不夠好聽,硬要加一段吉他Solo,或是硬要把和弦改成大調很甜美的樂風。去掉那些刻意的包裝加工,才不會畫蛇添足,即便這首歌沒有聽起來很主流,我也覺得一定會有懂得欣賞其中稜角的知音。」 於此同時的安溥並能夠接受,「或者該說我很期待這世上,也許不是有兩百萬個人都聽得懂我的歌,但是有兩千個人知道、關心這些歌,或從中聽到、看見那個光彩,我就覺得很棒!」這時彷彿感受到她心中正在哼唱〈蘚的歌唱〉You are perfect to me~因而在安溥的音樂語言裡,了然於心的領悟了些什麼,慢想~昇華了!

    安溥《蘚的歌唱/外婆橋/ZO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