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Today 按播放鍵聽點音樂
播放時間 00:00 全歌播放時間 00:00
靜音
調整音量
用空白鍵變更歌曲順序,上下鍵可以調整歌曲順序。如果順序調整完成,請再按一次空白鍵。 選擇歌曲順序變更按鈕後,兩隻手指上下滑可調整歌曲順序。
    We Were So Young

    We Were So Young Mandark

    2021-08-19 西洋/流行音樂/獨立/實驗
    青春本身是一種個性;她說的親吻即是親吻,再見便是再見。 —— 年初以〈Minors〉向市場投注首發驚喜,盛夏時節,Mandark奔跑的腳步未歇,以個人之姿回歸聽眾耳前,獻上誠意十足的三曲之作《We Were So Young》。 若說生命是條不可逆的線性滑軌,行至青春期的轉速必定是最高馬力,那時軀體的羽翼漸豐,自我意識開始全面發展,新鮮、渴求、無懼,於是全速前進。 《We Were So Young》正是這樣的一張作品,以充滿夏日氛圍的輕鬆旋律,妝上少女的內心囈語,用音樂譜寫成日記,那裡沒有弦外之音,直率她說親吻即是親吻,再見便是再見。 EP製作陣容集結眾樂團好友,Mandark邀來各方好手共赴這場青春派對:由臥室音樂人Everydaze擔綱製作的〈Mess’age〉以迴盪的音場拋出因愛而生的迷惘;〈Tattoo〉則由渣泥樂團鼓手張家誠操刀編曲及製作,並由暴龍(恐龍的皮)加入演唱,投出一記坦率直球。另由旺福樂團鼓手肚皮、問題總部樂團貝斯手建安及Codie樂團、The Whisperer吉他兼貝斯手趙宇晨等連袂合作,全樂器皆透過線上編曲於各自家中完成,逐步堆砌聽感層次,正如青春少女的臉孔,情感純粹卻瞬息萬變。 同為青春的讚頌,〈Minors〉是如聖歌般的吟詠,《We Were So Young》則是不經意由嘴角流洩的哼唱,這是Mandark後青春期的內在捕捉,也是愈發成熟的她,渴望留住的一隅軌跡。 作為夏日獻禮,盼你能藉由翻閱《We Were So Young》,遇見你心裡的少年少女。 看更多

    歌曲

    相似歌手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