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

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 脆樂團

2022-09-02 華語/流行音樂
「世界壞了,但我在這。」 Crispy脆樂團睽違三年全新創作4th專輯 同名歌曲《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 「如果原諒是最後一道救贖, 那愛就是我們必經的辛苦。」 還沒學會怎麼愛, 但已經忘了怎麼痛。 習慣了把辛苦往心裡藏, 但其實幸福一直都只差了一個擁抱的距離而已。 「如果迷惘是最奢侈的自由, 那就讓我們和你一起揮霍。」 I will be there,我們說好的喔。 《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 9/2 數位單曲全球上架 \o/ Crispy will be there \o/ 今年Crispy脆樂團創團邁入第十二年,他們用音樂承載著對世界的困惑,用力接住這個厭世代裡每個需要被擁抱的脆弱逞強,聽Crispy脆樂團的歌就像是被輕拍著說著:別害怕,我們都懂,我們都在,我們一起……。 2020十周年企劃推出單曲《黑暗的盡頭》後,Crispy脆樂團形容自己:『經歷了青澀、迷惘、肯定、挫折,時間把我們的天真修剪成堅定,也把我們的燥熱安撫成溫暖,脆弱擁抱成力量。』從黑暗裡長出活著的模樣,在黑暗的盡頭找到我和你,若要形容Crispy脆樂團的改變,他們有了新的身分,但仍是Skippy與丁丁;他們長大了,要面對的辛苦與幸福,也是加倍的,但是可以更堅定地一起面對了。 用音樂找到改變世界的方式 找到和世界的連結 從「你想成為的模樣,沒有人可以奪走。」 到「理解、遺忘、原諒、重新愛上,一趟從自己出發的愛的旅程。」 #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 《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由團長Skippy擔任歌曲製作人,揉合過去製作恐龍的皮、郭靜的經驗,在Crispy脆樂團溫暖空靈的聲響中,加入更多炸裂、失真、扭曲的聲響,以段落間強烈的對比承載情緒的極端。 歌唱上也在溫柔低喃與力竭吶喊當中來回,挑戰Skippy與丁丁的聲音極限與表現力。是關於愛的歌,也是關於痛的歌,但這還是一首關於陪伴的歌。愛從來都不是容易的,那些辛苦只會讓所有的愛更難得,也更深刻。 最後副歌歌詞從「I will be there 」變成「You will be there」,象徵Crispy脆樂團與歌迷之間彼此救贖。歌曲製作期間募集了上百位歌迷所念的「I will be there」,經過處理、扭曲之後放在歌曲的尾奏,在漸漸失真的聲響中讓脆樂團與歌迷的聲音合而為一,也是音樂帶來最珍貴的連結。 看更多

歌曲

鈴聲
答鈴
背景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