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Today 按播放鍵聽點音樂
播放時間 00:00 全歌播放時間 00:00
靜音
調整音量
用空白鍵變更歌曲順序,上下鍵可以調整歌曲順序。如果順序調整完成,請再按一次空白鍵。 選擇歌曲順序變更按鈕後,兩隻手指上下滑可調整歌曲順序。
    東

    LAY

    2021-10-15 華語/世界音樂
    凝神世界的東方,一場音樂的東遊<br />張藝興M-POP全新“宇宙”:由『東』開啟,盡興神遊<br /><br />2016-2020年,五年推出四張專輯的張藝興,像畫出一個圓滿的圓。在這個圓中,他構建出自己M-POP的首個“宇宙”: 「LOSE CONTROL」-「SHEEP」-「夢不落雨林/NAMANANA」-「蓮」。音樂裡的張藝興,不僅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近,也圓滿兌現與歌迷共同許下的“最初的承諾”。<br /><br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從2021年起,張藝興對自己下個階段的音樂有了全新的靈感,有一個符號不斷從生活的各個角落“蹦”到他的眼前——“東”。它是世界一方的地位標識,是M-POP堅持的風格符號,是自身成長的精神座標。於是,張藝興就以它為概念,開始全新音樂篇章的企劃和唱作,歷時10個月,交出M-POP全新“宇宙”的首個作品——《東》。<br /><br />簡潔一個“東”字,為張藝興的音樂搭建了一方廣闊的舞臺。以“倒筆”的敘事手法,他在音樂編排上注入巧思,情節“自終至始”。以Reverse(反向處理)的編曲技巧,他從過往作品中巧妙取材,實現記憶溯流。在故事章節的倒轉中,一場東方題材的神遊之旅自此開啟——從“飛天”之夢的實現,倒敘至“三昧真火”的淬煉,在重獲“苦行僧”的頓悟後,重回“牧童”的單純。<br /><br />這是一次東方大地上的奇特東游,勾連歷史現代,佛魔喻人。這也是一次音樂上的東西試煉,借力Trap/EDM,融合國風嘻哈。這更是一次張藝興個體回溯的心靈之旅,卻與東方無數個追夢人的集體情感相互映射,從今溯昔,滌蕩一顆赤子之心。<br /><br />這顆心,可以縱情世界,卻始終朝向東方。<br /><br /><br />《飛天》(Flying Apsaras)<br /><br />空曠的原始吟唱揭開敦煌飛天的濃墨登場,低沉的bass和緊湊的Trap hi-hats,共同烘托理想的恢弘和熱切。張藝興將夢想的實現放在“倒筆”東遊的開場,用“飛天”雙關自己的音樂夢想和一個民族的宏願。從嫦娥到航宇,從神話到現實,從個體到民族,“一切冷眼嘲諷皆是虛妄”,夢想是一步一個腳印地前行,恰如編曲中張藝興設置的篤定beat,步履不停。<br /><br /><br />《三昧真火》(Samadhi Real Fire)<br /><br />煉化筋骨、重塑皮膚、燃燒血肉、沸騰魂魄,這是中國神話中最烈的“三昧真火”,在《東》中,煉就的是追尋夢想的不滅初心。編曲上,中西器樂熔於一爐,蕭、笛子、中國打擊樂器、經過高音效果器處理的琵琶,圓號、西方銅管樂器、電子底鼓、808bass,這是音樂上的“東學為體,西學為用”,淬煉出又一首張藝興的中國風Trap:Now I’m walkin’ through the fire,看無盡的烈焰纏繞在我黃皮膚。<br /><br /><br />《苦行僧》(Ascetic Monk)<br /><br />低沉,幽暗,有殺氣,危機四伏,踽踽的僧人走在心靈的苦旅,一生何嘗不是一次修行?將《蓮》的琵琶旋律進行Reverse(反向處理),變成《苦行僧》的主旋律,又有意保留了《蓮》特有的暗黑氛圍,恰似挖掘出了“西楚霸王”內心中的那個苦行僧人,也暗喻人人都必經的心靈苦旅。張藝興以近乎直白的“原聲”方式,將一路上的流言惡語放入歌曲末段。刹那間,那些曾經刺耳的口舌之箭,就變成了苦行僧看似微不足道,卻已無比堅硬的盔甲。<br /><br /><br />《牧童》(The Shepherd Boy)<br /><br />故事的原點,夢想的發端,其實只如牧童在山間不經意間吹出的口哨旋律,卻已有“萬里理想萬里長”的夢。EP中難得的輕鬆一刻,張藝興給予了最初那個愛唱歌的小孩。電子的R&B靈動,中板的BPM輕鬆,《東》的結尾,牧童踏歌上路,一路經歷心靈苦行,浴火涅槃,最終一飛沖天。 看更多

    歌曲

    相似歌手看全部